一个设计师,能有多“不·同”

  • 2018-04-18
  • 文 山
  • 中赫时尚
  • 905

       她是我见过最多元的设计师

在采访她之前,我先看了她设计的陶艺,还有她的茶寮,“细致、品味、对生活有感受”这三个关键词,先入为主的,成为了我对她的第一印象。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同艳楠 家居软装设计1803学员


和她聊完了之后,才发现这些印象虽然没错,但却远远不够。可以说,她是我见过最多元的设计师,多元到很多东西甚至是矛盾的。

她听话,却又叛逆

她的职业,是房地产评估公司合伙人,这是父母选择的高考志愿,她不但接受这种“安排”,而且到现在依然很感谢她的父母。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“虽然是父亲选择的专业结果,但我开始明白,想做喜欢的事,就必须从不喜欢的事开始。为了生存资本,人都要硬着头皮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事,你要学会的只是怎么去平衡。

房地产评估做了几年,然后和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公司。”

她“听话”时,像是长者一样成熟;而当她“叛逆”时,却像孩子般任性。

她在曾一个月内,从长发及腰到半边刺头,手腕上也出现了横竖交错的纹身。她轻描淡写的说,“我纹身里有很多故事,那就是我妈不让我纹身……”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只是当我望着她的纹身时,在那些深深浅浅的割痕中,有多少她人生中的经历的难,我不知道,我也不想去揭别人的伤。有纹身的人,大多有过不同于其他人的经历,那些经历像是困在血管里的猫,在寻找一种出口,到处抓、到处撞,最后不得不随血液化成一种符号,刻在了身体里……不过还好,阳光下,她的刺青很美丽。

她安静,却又很疯

“我这个人比较宅,比较安静,比较喜欢固定的东西。”

看过了她的茶寮和陶艺,我同意了她对自己的评价。她从07年开始对茶叶感兴趣,高深的茶道在她眼里,不该是遥不可及的,于是她有了一个灵感,那就是开一家自助式茶寮。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在这里,人们都是自己寄存茶在店里,来了之后,没有店家招待,而是自己泡茶,和朋友们聊天,共度清闲的时光。她希望,人们在这里更像是回到自己的家,能放下一天的疲惫。

“洗手、备器、沸水、缓缓注入、茶叶螺旋下沉、香气浮动、呼吸喘匀,三三两两,志趣相投,谈笑风生……”

这种体验式消费也很符合现在的市场,空余时间,她也经常去各地做茶道分享,想把这种理念传播开来。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她的安静,还不只是茶而已。后来在山里拜师学习了陶艺,很快便有了自己的作品。她的作品无论从产品本身还是包装上,你都看的到一个人的细致,和对品质的追求。令人惊讶的是,从设计到制作到产品保护,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人在做。

有一个细节很别致,在包装上面的字,是她的小孩子写的。“有时候灵感就是一瞬间的,那时候我的小孩还不大会写字,还在上幼儿园,我就想说,让他写那些商标文字,还蛮好玩的。”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就像她觉得那样,陶艺是小孩子天性的表达,是成年人回归儿时记忆的通道,有时候等待烧窑的时间也很有趣,最后成品出现的时候,会有很多惊喜,或是夹杂着一些失望,不过这都没关系。

这样“安静”的人,我实在想不通,怎么会这么“疯”。

“虽然我很宅,但是碰到频率相同的人,会玩的很疯。”这一点在她酷爱的极限运动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她说,极限运动所要做得不是征服大自然,而是跟大自然融为一体,感受大自然的呼吸,哪怕最后殉葬于大自然。因为我们相信,最重要的不是物质,而是一种精神,一种深入骨髓的信仰……

碰到人事就头疼,却选择了最需要和人打交道的行业。

“碰到人事就头疼的我,一年去不到5次公司。我相信这样的合作关系会更长久……”

除了房地产评估之外的工作,她的另一个职业是企业培训师,不喜欢和人打交道,却要不断和人打交道,有时候还要给销售人员做培训,培训他人如何和别人打交道。现在她还要做软装设计师,我们都知道,这是一个更需要和人沟通的行业……

不过像她自己说的,不喜欢的事,也要做好才行。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关于为什么想做软装设计师

她说,“我其实一直是个业余的空间设计师。”

“前阵子我们几个人做了一个民宿案子,有一个主设计师,我们其他人做辅助工作。现在已经开业了,从整体看反响还不错。

其实我平常也会帮朋友设计一下店面、企业会客厅什么的,不过因为是朋友,又因为自己是业余的,都是免费帮忙,可这却占用了我很大一部分时间,突然觉得既然自己喜欢设计,不如成为专业的。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“我有朋友是做房地产开发的,也想说等我毕业后和他们合作,给销售人员培训,用更好的样板间,空间设计去促进他们的成单率,这样对我个人也是一个宣传。不过毕业后我也不想开一家条条框框太多的公司,想相对自由一些,比如朋友说他家别墅想装修,我就去帮他设计一下,做一个专业又独立的设计师。”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“综合对比了不同地区的培训,觉得北京这边的资源比较好,于是选择了中赫,其实我本身属于实践能力很强的人,来了中赫,理论性知识对我来说非常有用,很多想表达的东西,用简单的几句话就能说的很清楚,不像以前,要说很多。”

和她聊了很久,让我觉得这个姑娘身上那种敢想敢做的性格,真的值得人们去学习。就像她的微信名字“不·同”,她真的有很多不同,可这些“矛盾”,对于设计师来说,是个绝对的优势。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听话,是对客户要求的接受;

叛逆,是一个设计师该有的坚持;

她的茶道,是她习惯于体会生活和空间情感的表现;

她爱陶艺,是她孩子气和创造力的体现……

她那些不同的特点,都带有不同的优势,在设计中,又能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
软装设计、设计师、茶馆、陶艺、跨界、精神分裂


对了,后来我才知道,她还是一个专栏作者,难怪她的日常随笔都那么有感染力。在她的《而立小自传》中,说了一句话,让我印象深刻,她说一个好的空间是服务于住客精神需求的。比如那个民宿设计中,她希望住在这里的人,“再次出发时,希望你是不一样的自己。”



博聚网